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人生小品
人生小品

作者:吴冠中 来源:《做人与处世》

妒忌

自从潘多拉的匣子里放出了妒忌,妒忌便弥漫于全人类。但人类却看不清这魔鬼的形状:是圆是长?是肥是瘦?是狼牙虎齿?或是绵羊一般温柔的伪装?童年时,当老师表扬了别的同学而不是我,我感到十分难受,这是幼小心灵最先触摸到的妒忌吧,但这妒忌又启示我两样想法:一是努力超过优胜者,二是陷害他。

长大以后,感到妒忌的魔影更无处不在,原来它是与生存共生共灭的。自古以来,妒忌引起无穷的纠纷,甚至爆发战争,一部人类史串连着妒忌,这妒忌倒有些与“吃人”相似了。“同行是冤家”“文人相轻”无疑都同宗于妒忌。面对利益,人与人既根本冲突又须互相协助,和平共处。于是索性组织同业公会,公开矛盾,试将妒忌转化为竞争,因而出现剪子巷、锣鼓巷、花市街、羊市街、牛街……直至当代,各种公会、协会,在安定团结的大前提下,缓解矛盾,消灭妒忌。然而妒忌永远消灭不了。韩愈痛感:“事修而谤兴,德高而诽来”,钱钟书躲开一切媒体:“落寞声名免谤增”。

其实,妒忌的另一面是激发强者超越,只有弱者、卑微者才成为妒忌的俘虏。不必再怨潘多拉放出了“妒忌”,她用“妒忌”来考验人们的品质,并赋予方向完全相反的两条道路。

别离

有些较富裕的家庭,孩子高中毕业后便送到欧美留学了。一个青年寄寓异国,父母事事关心,早晚电话不断,现代的通信条件缓解了别离之忧。今日再读“……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篇,虽已非现实,却更具遥远的别离的苦涩之美!

短别似新婚,虽有些别离增添了生活的变化与情趣,但别离多半是严峻的,出于万般无奈,“……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除了迫于政治压力的驱逐或流放,别离更多缘于躲债、逃婚、走关东、下南洋等谋生的挣扎。别离乃人世广袤,宽阔无涯,玉堂春、王宝钏等故事都酿造于别离之中。

周围之人众多,离去的只是少数,而白居易却因阮慎之离去感到“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别离留下了寂寞与孤独,同心者稀有也。白发多时故人稀,人到晚年,必然孤独,虽然人们竭力在唱幸福的晚年。老朋友见面,彼此感到见一次少一次的悲凉。经常看到悼文中说:不意某日一别,竟成永诀。老了,各自品尝孤独之为孤独。但孤独是沃土,是肥料,往往培育出奇花异草。

别离是对感情的考验,情侣怕别离,往往以山誓海盟来抗拒别离后的变卦。法国有谚语将爱情比做火,将别离比做风:风吹灭微弱的火,吹旺强劲的焰。

悲、欢、离、合,别离是人生感情中的一大哀伤;生离死别,将别离与死亡并提,说得更为悲痛。吴大羽老师在庄华岳同学的毕业纪念册上题词:怀有共同心愿的人无别离!

(吴冠中,1919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市,20世纪现代中国绘画的代表画家之一,在国内外已出版画集约四十余种,文集十余种;曾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全国政协委员等职。2010年6月25日23时57分逝世,享年91岁。)

各种精美短文、往刊读者文摘、故事会、意林等……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

衢州市衢江区陈萍小吃店  电脑版  手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