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争议“低欲望社会”
争议“低欲望社会”

低欲望,常常是因为求而不得,主动压抑,呈现出有欲望、没希望的特征。而轻欲望,却是厘清繁杂欲望之后的轻装上阵。我们谈论轻欲望社会,为的不是摒弃欲望,而是直面欲望并寻求超越。

前言:“轻欲望”从何而来?

“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满足则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

欲望是一股摇摆不定的牵引力,人的一生,其实就是和自己的欲望相处的过程。

看过了日本的“低欲望社会”,我们更愿意倡导“轻欲望”。低欲望,常常是因为求而不得,主动压抑,呈现出有欲望、没希望的特征。而轻欲望,却是厘清繁杂欲望之后的轻装上阵。我们谈论轻欲望社会,为的不是摒弃欲望,而是直面欲望并寻求超越。

鸡汤喝多了会油腻,但这不妨碍我们从最简单的句子里找到最真切的道理。就像罗曼·罗兰那句被引用了很多次的话,“世间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轻欲望社会里的英雄主义,是在灯红酒绿的欲望中,依旧认得清路标,行得轻盈的人。

主笔 / 脉脉数据研究院 吕文龙 设计/常文豪

第一部分:欲望鉴证

只剩“求生欲”?

“最近几个月突然觉得自己的欲望‘被时间阉割了’,觉得一切索然无味”,一位独角兽互联网公司资深市场总监陈琳这样感叹,“进入职场十余年首次感受到疲于奔命的状态,突然不知道为什么而奋斗。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不管是家里的性生活,还是工作上的表现欲,都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还对“佛系”、“丧”之类的词语表现得不屑一顾,因为她觉得自己完全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她一路都是人生赢家,是有核心竞争力的职场人。

不仅是陈琳这样的中年人感觉到欲望的迷失,90后群体在欲望上也出现了洪荒。2019年初,“90后没有性生活”再次成为话题焦点,登上了热搜,90后没房没车、没有另一半、没有钱,更没有性生活的现状,成了媒体给90后单身狗勾勒出的现实画像。

其实脉脉数据研究院早在两年前,就曾关注年轻人群体的性苦闷。《中关村没有性生活》、《中国职场人群性生活调查报告》等洞察,一句话证明你工作压力很大?“半年没有性生活”成了职场人认可度最高的神回复。事实上,工作压力大、工作时间长、薪资水平低正成为影响90后欲望的三大症结。

有人不再被工作打鸡血,有人不愿意再聊梦想。

“房子是别人的,但生活不是。”来自四川,在北京租房的李源之前对这样的口号很买账,他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过上想要的生活,不求功成名就,但也能有小确幸。但最近一年,他越来越动摇,地铁通道里那些打动人心,关于梦想与情怀的标语,是不是只是消费主义驱动下,一场彻头彻尾的商业策划。

这样的动摇来自于许多消息和身边事情的累积,比如出租房里的装修污染,互联网圈的裁员消息,还有来自吉林的女友突然问他,想不想有小孩,小孩该去哪里上学。因为身边有同事正为孩子能不能挤进一个学费几万一年的幼儿园而伤透脑筋。

“我们见面套近乎都爱问,‘你是哪里人’。那我的小孩到底是哪里人?未来有太多问题了。”他们没有底气面对这样的问题。不过,这也许是他们多虑,因为他们连婚都还没有结。

当压力接连而来,寻求安全感的“求生欲”,开始替代了“物欲”。

脉脉数据研究院调查显示,面对环境的不确定性,职场人受影响最大的三个方面,分别是生活消费、个人情绪和职业规划。

争议“低欲望社会”

挣扎在欲望的围城之中,我们开始四处寻找欲望解药。邻国日本经济学家大前研一的一系列观点在最近两年被反复引用。“物价降低,但是消费却无法得到刺激;银行的利率降低,但是国民们对于购买资产的欲望却依然不强;奢侈品的购买率在逐年下降;生育意愿低,人口开始出现负增长。”

“年轻人开始关注自己的生活,享受小确幸,简单生活断舍离。”在国内顶尖公关公司工作数年,现正在日本留学读MBA的高家成对日本年轻人的观察是,泡沫破了之后,人反而踏实了。但问题是,泡沫破了,人们的雄心壮志也破了。年轻人想的不是创业,也不会渴望改变世界,而是想着去大公司。

独立投资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导师赵晨,一直关注“消费升级”领域投资机会,同时也是个日本文化研究者,对于日本动漫还有日本青年文化有长期研究。他告诉脉脉数据研究院,“诚然日本确实呈现了以上的低欲望表象,但是大前研一的大声疾呼,只能代表一家之言。相反,我觉得日本的低欲望是一种十分自洽的状态,是适应日本整体社会和经济发展的理性选择。”

“大前研一属于偏激进的学者,低欲望社会的呐喊只是制造和贩卖了焦虑。制造和贩卖焦虑,其实在中国的互联网圈、知识付费领域,也是一个非常惯用的方法,制造焦虑才能够引起关注。尤其在经济震荡时期,制造焦虑往往会成为让大家产生共识的最好的方法。”赵晨认为,“虽然佛系青年和丧文化大行其道,部分区域和部分行业也确实呈现出了低欲望的状态,但中国整体上很难全面进入到低欲望社会。”

第二部分:轻欲望成长

塔罗牌里的欲望方法论

90年的卜川硕士毕业,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企业文化和培训工作,副业做星座占卜类自媒体、周边售卖和知识付费服务。目前,他告诉脉脉数据研究院,现在其副业收入是主业的几倍,但是不稳定。好的时候五倍,差的时候三倍。“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己主业收入比较微薄。”卜川补充道。

卜川坦言,他现在的欲望是对金钱的欲望。“我只是想攒钱,并没有太大的消费欲望。我觉得,我是希望通过存钱来提高安全感。”

虽然对职场的本职工作欲望不多,但是另一方面,卜川却在积极地想要通过自由的副业去改变现状。相比之下,他认为自己的几个大学同学,“现在都太佛系了,无欲无求。其实以前都有所求,但是欲望被现实磨平了,被日复一日的工作和挫败感磨平了。”

“你知道塔罗牌里的恶魔牌吗?那是一张代表欲望的牌。但是在世俗占卜中,恶魔都是一张好牌。”卜川这样对脉脉数据研究院问道。

恶魔代表欲望,想要追逐名利,也会为此投入全身去争取。现在俗世的生存不就应该这样么?努力争取,想要且敢拼,而不是像一个佛系废柴一样。

正如凡事都有两面性,塔罗牌也有正位和逆位之分,恶魔正位代表诱惑、被欲望支配的意思;恶魔逆位则代表拒绝诱惑、理性挣脱束缚的意思。所谓轻欲望,是不被繁冗的欲望束缚,反而更畅快。

职场:直面欲望

我们并不能说,中国的职场人们已经进入低欲望状态。

从脉脉数据研究院对中国职场人的欲望调查来看,如果从0到5分给自己的欲望值打分,0为无欲无求,5为欲望极大。超过一半的中国职场人欲望值在4分及以上的水平。处于2分及以下的轻欲望值水平的职场人不足10%。

对于中国职场人的高欲望水平,赵晨这样解释:“中国现代喜欢挖角和跳槽、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欲望职场特征,则因为中国的猎聘制度很大程度上是向美国500强企业学习,所以我们有跳槽涨工资的职场文化。相反,在日本职场中,由于职场文化中有终身雇佣、年功序列、企业内优先选拔高管这三大制度,所以日本的职场氛围活跃度,显得不如中国的职场氛围活跃,这就一定程度上让日本的职场保持在了低欲望的状态。”

有欲望并非全然是坏事,驾驭欲望的第一步,不是回避欲望,而是直面欲望,承认自己有欲望,并且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去满足或调整欲望。

“我一直认为人傻一点比较好,”创世伙伴资本(CCV)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这样总结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思考。有些人是有天赋的,周炜自认没有,“既然是普通人,那就专心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就好了。”

“能否学到新东西”是周炜判断要不要做些改变的前提。职场上,每个人更换工作的频率都不同。有些人适合通过不断转换路径更快速的学习和成长,而有些人适合稳扎稳打。周炜说,自己属于后者,“并不是说频繁的换工作一定不好,但是要关注根基是否牢靠的问题。”

对于今天年轻的职场人在职业规划上的迷茫,周炜给出的建议是:“像咨询公司做SWOT分析一样分析清楚自己的优劣势,再结合自己的兴趣爱好做决定,然后朝那个确定的方向去努力。”

生活:不节省、但理性

当我们请中国职场人回顾过去一年的消费观时,由于受到了经济环境的不确定因素影响,此前“买买买”的大举消费正在收敛,更多人对消费的态度,是“回归理性”。不过职场人回归理性的消费是适度消费,而非单纯意义上的节省。脉脉数据研究院调研显示,适度和理性花费的职场人占比超过7成;表示省着花、削减了开支,以及能不花就不花,把钱存好的职场人占到近2成;及时行乐,花在当下的职场人不足一成。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职场人对另一半、对子女的期望,目前也都开始朝轻量化发展。对另一半最多的期望是身体健康,对子女最大的期望是快乐和开心就好。

吃穿用度、居住出行,欲望的轻量化未尝不是好事。

日本山下英子的家庭生活类畅销书《断舍离》,主张人们理智和轻量化地生活。其中,断=不买、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舍=处理掉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离=舍弃对物质的迷恋,让自己处于宽敞舒适,自由自在的空间。

走出物欲依赖,精神需求便会被放到更重要的位置。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斌认为,“老一代人和新一代人生活环境差异很大,老一代更看重物质基本保障,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在物质保障方面有了很大改善。80后和更新一代的人群小时候基本生活有保障,更看重个人权利,对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也有了更高要求,这方面的进展还远远不够。”

第三部分:轻欲望人生

一厘米宽、一公里深

经济学家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一书中,将低欲望的社会看成一种亟待解决的问题和社会病症。或许在他看来,回到高速增长的状态才是更美好的。

不过,在高速发展的几十年中,日本社会虽然活力满满,但却是竞争异常激烈的“欲望社会”,是充满泡沫和浮躁氛围的社会。

正是由于“失去的二十年”,对日本社会进行了重塑。虽然经济降速甚至停滞不前,但却是难得的正本清源的反思过程,去除过剩的欲望,去除经济高速增长的过度亢奋和浮躁。

这种轻松在生活消费方面体现明显,崇尚名牌、为体面消费的物质欲望,随高速增长的结束而结束,人们开始对大量消费的生活进行重新梳理,对奢侈品的追求不断下降,以往在百货公司购买高昂价格物品的消费,转向连锁超市。

在这个过程中,最被人熟知的例子,便是日本的西武百货顺势推出的“无印良品”,主打品质和百货公司一样可靠,但价格却便宜三成。去繁从简、风格简约、去除多余有害添加物的无印良品准确地拿捏了这个时代人们心理的转向变化。

赵晨告诉脉脉数据研究院,日本目前整个社会呈现的低欲望,其实是选择了一种“自洽”的状态,然后再去发展。看起来是低欲望的一种状态,但它其实留给的人更多思考生活,思考哲学问题,思考生命的意义。低欲望的状态下,整个经济并不是像一个飞轮一样飞速发展的时候,人们会更有更多的时间去把很多事情想细想专,而在这些领域其实是留给了我们一个巨大的深挖的机会。

他进一步说,就像创投圈今年非常流行的一句话“一厘米宽、一公里深”,其实就意味着现在中国的社会,也到了一个要做专做精、向下深挖的这么一个状态。

多元化可能

“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必然勾起人们对于自身价值、意义和未来发展方向,有迷失感的情绪反应。” 传播与社会研究专家,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吴飞对脉脉数据研究院说,“高速旋转的世界,让生活在其中的人,感觉到一种昏晕的状态。让我们看见世界更为复杂的多维性, 又让人觉得大道茫茫,选择成为一个旷世难题。现代性开启了一个给我们更多的幸福, 但却无法重启的单向通道,每每让人有回不去的家园的无奈。”

欲望是动力,欲望也是压力,背负太重压力的人走不快,也走得步履维艰。重欲望并不只限于对金钱的崇拜、对奢华的向往,也包括对安逸的过分追求、对即时满足的欲罢不能。轻欲望的状态,是坚持做那些能让自己受益一生的事情,而非饮鸩止渴的事情。

金融行业从业者高阳看到了国内朋友财富巨变,却继续选择了去日本留学,在他看来,一些日本年轻人并不是全然没有梦想,只是不再像泡沫时期,全体只有一个追逐资本的梦想。日本年轻人只是不再急功近利,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兴趣爱好和个人追求都变得日益多元化,不再受一个统一的拜金主义和成功标准所驱使。

互联网十年老兵、从北漂变为广漂的雨山觉得,“生活现状本身常会让人感到欲罢不能,而且越高层的人越不想失去他现在的生活状态,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时,精神生活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如果有足够的精神追求,就不会花时间去看一些粗制滥造的剧或者花边新闻报道,能够将关注点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轻欲望生存,从来不是消极的厌世,不是悲观的无欲无求,而是明确欲望,掌握自己。

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急于向山顶仰望,而是想先认清当下自己所处的位置。轻欲望,让我们有机会摆脱单一的物欲化成功标准,开启新的多元化可能。

声明:

1.本报告的部分数据采集源来自脉脉App,仅为行业趋势分析和研究使用,采集过程完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保障用户隐私。

2.报告的样本源受到脉脉的用户规模、分布和行业集中度影响,并不能完整反应所有行业的状况。

3.数据统计周期,2018年1月1日到2018年12月31日。

4.部分内容根据目前已公开的信息撰写,力求但不保证所有信息的绝对准确性和完整性。数据报告中所有结论仅供参考,不作为任何与投资和职业选择等有关行为的直接依据。

5.部分受访者姓名为化名,受访者观点仅为个人观点,不代表脉脉数据研究院立场。

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

衢州市衢江区陈萍小吃店  电脑版  手机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