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破译“地下联络图” 最大假烟案黑幕揭开护肤DIY
破译“地下联络图” 最大假烟案黑幕揭开护肤DIY

他们经营的销售网络覆盖大半个中国,运作模式领先国有烟草企业。

他们向生产商派驻“质量监督员”,高度仿真使专业打假人员叹为观止。

他们行踪诡秘,单线联系,为反侦查处心积虑。

他们获取暴利,生活腐化,广置豪,宅妻妾成群。

2个生产网络、2个托运网络、2个销售网络,覆盖全国20个省(区、市),涉案违法卷烟84010件,涉案总金额7560多万元——我国近年来最大制售假烟案最近告破,30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生产、配送、运输和分销,都有自己的网络和利润分配机制

2006年9月11日,河南省荥阳市烟草专卖局接到举报,一辆满载假烟的大货车,停放在一家旅馆门前。在蹲守了12个小时后,烟草和公安部门人员终于查获了外包装标注为“电器配件”和“干菜”的包括“中华”、“芙蓉王”等品牌的453万支假烟。一起惊天大案由此揭开帷幕。

据专案组介绍,本案所涉假烟生产、运输和贩卖网络覆盖了中国20个省(区、市),生产、托运和销售都有各自独立的网络。从订单采集、组织生产、分区打码、配货运输、中间分销、终端销售等流程来看,不仅内部分工相当明确,而且每个环节又形成了子网络,网中有网、线中有线。

假烟的制造、运输和贩卖三大环节,对外是一个利益集团,内部又有帮派。假烟的供货网络把整个中国分为西北、东北、华北、华中、华东、西南等几大区域,每个区域都有固定的负责人,区域之间不允许串货。

就运输环节而言,虽然分别负责不同的区域,但是如果一个司机的货物在路上出事,按照约定,生产商必须立即负责“营救”并赔偿损失。如果生产商不实施“营救”,或者不赔偿损失,其他司机就会立即启动“营救计划”──就地卖掉假烟,筹措资金前往救援。

据调查,藏匿在福建省云霄县崇山峻岭中的假烟生产厂,各个生产环节组织严密,分工明确。这些假烟生产商早于国有企业多年就实行了以销定产的方式。假烟生产分工的精细性,以本案犯罪嫌疑人为例:许某a负责采集订单、资金回收,张某负责在山洞里加工烟丝,方某负责包装材料,高某负责用6台至10台卷烟机加工烟条,许某b和许某c负责雇人把烟条包装成盒、条,罗某负责喷打包装上的编码,林某负责配货站托运分销。

据供述,整个假烟制售网络运作模式是:分销商根据自己的销售网络收集需求量,将订单交给生产商;生产商接到订单后开始生产,然后将成品假烟交给配送商;配送商负责将货物送达分销商;分销商接到货物以后,将钱汇至生产商账户。生产、配送、运输和分销,都有自己的网络和利润分配机制。

力求仿真,假烟销售商派驻“质量监督员”

据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供述,假烟生产商十分注重产品质量,对真品的仿冒“精益求精”。他们有自己的配方师和一整套仿冒不同品牌香烟的办法。为了提高假冒香烟的仿真度,假烟生产厂家根据自己对真品的研究,先生产一批某个品牌的香烟。在一定范围内销售后,收集吸烟者对口感、香味等多项指标的反馈。然后调整配方,多次反复,最终将某一品牌香烟的配方固定下来。通过这些办法,假烟生产商能够生产出任何一个品牌的高仿真香烟。

本案重要犯罪嫌疑人李某,曾经营一个涉及河北、辽宁、广东等地的假烟运输、销售网络。为了保证假烟质量,他向福建云霄假烟生产商方某订购假烟,并向其派驻了一名“质量监督员”。由于从香烟质量到包装都具有极强的仿真性,方某生产出来的假烟,即便是专业烟草打假人员,也得通过专门技术手段才能识别出来。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李某就在河南省兰考县从事假烟生意。2001年至2003年,他分别从贵州兴义、铜仁、湖北巴东等地大量购进假烟,通过火车运往河南、辽宁、河北、广东、上海等地销售。据李某交代,他之所以能在近30年时间内一直经营假烟,而且生意越做越大,注重假烟质量是重要原因之一。

反侦查处心积虑,所有手机号码、汇款银行账户的个人身份信息都是假的

据了解,为了反侦查,假烟制售者可谓机关算尽。已被抓获的30多名重要犯罪嫌疑人,每人都至少有3部手机,有的甚至有8部手机,分别用于联系上线、下线和日常生活。

假烟配送商将货物装好后,就交给司机一张手机卡,专门用于在运输过程中联络,一次送货结束后,这个手机卡就废弃不用了。而且,所有手机号码、汇款银行账户的个人身份信息都是假的。

据本案重要犯罪嫌疑人杨某交代,他和假烟生产商方某见面谈生意,地点约定在福建省云霄县一个宾馆。杨某到云霄县以后,方某又说要在广州见面。杨某赶到广州后,方某打电话称,见面地点改在东莞的一个镇上。随后,方某又将见面地点改在一个山坡上。杨某一路赶到上山路口,方某确定没有人跟踪后,才派人骑了一辆摩托车把杨某接上山。

据专案组人员介绍,进行假烟交易时,方某从来不露头,送货、转货、装货地点不断变化,具体操办者往往是一个三线、四线甚至是跑腿的人。专案组根据整个案情估计,方某涉案金额超过1亿元。

专案组顶压力抗威胁,冒酷暑战严寒

在案发后1年多的时间里,专案组人员从东海之滨奔赴西北边陲,从彩云之南转战白山黑水,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

犯罪嫌疑人李某从贩卖假烟中获得暴利后,“洗白”了自己的身份。当专案组抓捕他时,李某正以项目副总经理的身份,在郑州北环汽车城对面的一个工地上指挥工程。专案组人员身着便衣,以谈生意的名义,在确定李某身份的同时亮出了手铐,李某当即纠集工地上100多名工人将专案组人员包围起来。

为抓捕犯罪嫌疑人咸某,专案组人员冒着零下20℃的严寒,奔赴吉林省白山市,冰天雪地里蹲点守候,终于在万家灯火的除夕夜将其抓获。

为抓捕重要犯罪嫌疑人许某,专案组人员六赴福建。由于水土不服,有人发烧腹泻,上午输液下午接着办案。

福建省云霄县地形复杂、方言特殊、宗族势力庞大,警方要是不熟悉情况,很难从当地带走假烟案件主犯。根据犯罪嫌疑人交代,外地车、外地人一到云霄县收费站,就有人通风报信,假烟生产窝点随即提高警惕。贩运假烟的司机被告知,如果车辆在福建境内被警察查扣,不必下车,立即打电话,保证一切在10分钟内“摆平”,开车走人。

云霄当地靠制贩假烟发家的人,别墅之间都有暗道连通,以便逃跑。某人一旦出事,只要不供出别人,其家属的生活自然会有人照应;如果向警方供出别人,则会受到集中报复。

犯罪组织形式的集团化、网络化特征十分明显,并带有一定帮派色彩

近年来,我国许多烟草企业都热推“天价香烟”,几乎每个省(区、市)都有一种高价名牌烟。由于国家对香烟的销售区域有严格限制,加之假烟生产商仿冒的速度很快,这无形中为假烟的流通和销售创造了条件。

河南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侦查系主任邹荣合说:“假烟制造和贩卖,往往与腐败现象伴生。制假者为了逃避打击,不惜重金拉拢腐蚀有关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充当犯罪活动的‘保护伞’。就这起案件而言,犯罪组织形式的集团化、网络化特征十分明显,并带有一定帮派色彩。”

郑州市烟草专卖局负责人指出,制售假烟不仅造成国家税收的严重流失,而且更有损吸烟者身体健康。卷烟生产在各个环节都有一套严格而科学的方法和标准,但是假烟制造者为了降低成本、减少生产环节,往往用化学原料提升口味,极大地损害消费者的身体健康。

衢州市衢江区陈萍小吃店  电脑版  手机版  -